? 第七百三十七章 沉醉-官路红颜 ag8试玩,ag在线,ag网投出租|HOME

官路红颜

第七百三十七章 沉醉

第七百三十七章 沉醉2017-11-9 14:38:16Ctrl+D 收藏本站

????陈桂天和梁堂华都知道叶鸣与龚志超关系好,而且,按照龚志超目前的状况来看,他也确实是改邪归正金盆洗手了,不再在社会上冲冲杀杀,不再与人抢地盘斗闲气,也不再干任何违纪违法的生意,并且,他还很有商业头脑,几个公司都经营得风生水起财源滚滚,如果不是李博堂父子兴风作浪翻他的陈年老底,他也确实够不上“黑社会组织头目”的罪名,,至少,从目前的证据来看,这个罪名对他是不大适用的,至于他实际上是不是还领导着一个黑社会组织,这个就要看从哪些方面来衡量了……

????正因为如此,他们两人在各自对新冷5.16案件的分析中,都不约而同地为龚志超开脱,目的也就是想取悦叶鸣,并且为他们上一次改变龚志超案件定xing辩解……

????严练虽然内心一直认定龚志超就是个黑社会头子,而且,那个铁坨枪杀曾强,也是有预谋的有计划的,但是,他也知道叶鸣与龚志超的关系非同一般,而且,龚志超现在也确实不是现行犯罪,更主要的是:铁坨和他的小弟在金都酒店所犯的血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与龚志超有关联。レ.suimeng.♠レ

????所以,严练决定顺水推舟,给叶鸣一个人情。

????于是,在梁堂华陈桂天都说完之后,他微微一笑,说:“陈队长梁局长,你们的分析都有道理,你们对新冷5.16血案的定xing,也是很有依据很合情合理的,但是,对于龚志超这个人,我有另外的看法。”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叶鸣,字斟句酌地说:“据我在专案组这么多天的调查,结合李智赵小林等人的口供,我认为:龚志超虽然现在已经不在街上混了,也不直接参与那些打打杀杀聚众斗殴等事情,但是,他确实还领导着一个外面看着很松实际上却勾连得很紧的团伙,而铁坨等人,则都是他这个团伙里的骨干,而且,我调查过很多县城的老百姓,也参与审讯过涉案的一些小混混,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龚志超现在还是新冷街上最有名最有势力的黑道大哥,对于这一点,我相信叶局长应该也有所耳闻,也应该心里有数,对不对。”

????说着,他就含笑看着叶鸣。

????叶鸣知道严练说的都是实话,不好意思否认,只好点了点头。

????严练继续说:“尽管如此,但是正如陈队长所说,我们政法机关办案,现在都是讲证据讲程序讲事实的,虽然新冷大街上个个都认为龚志超是个黑社会大哥,但是,如果我们没有他参与违法犯罪行为的证据,没有他欺行霸市涉赌涉毒打架斗殴欺压百姓伤人杀人的事实根据,仅仅凭着别人的指证,我们就不能给他定xing为黑社会组织头目,也不能根据他以前的违法犯罪行为,再次对他立案调查或者是给予刑事处分,从这一点来说,我是很赞成梁局长陈队长的观点的,也对他们上一次顶住k市市委市zhengfu的压力,坚持改变龚志超案件的定xing,表示理解支持。

????“因此,我的想法是:新冷5.**案,我们专案组就将其定xing为一桩普通的凶杀斗殴案件,并没有什么黑社会背景,也不是什么人激ng心策划组织实施的,这样的话,龚志超就可以解脱这个嫌疑,当然,他现在还背负着八年前那桩谋杀李鸿案件的嫌疑,暂时还不能取消对他的通缉,如果他能够回来投案自首,自己给自己洗脱谋杀李鸿的嫌疑,那是最好的。”

????此时,陈桂天梁堂华都看出来了:严练之所以要提起这个案子,之所以要认定龚志超仍有嫌疑但又要为他脱罪,就是想巴结讨好叶鸣,让叶鸣承他的情,心里不由对他的鄙夷更甚。

????叶鸣虽然喝了酒,却也听出了严练的弦外之意,虽然有点不舒服,但想到龚志超以后也许还有机会回到新冷来,不要在外面再东躲xizang了,心里还是比较高兴,便对严练说:“严书记,你们专案组如果能够按照您刚刚所说的那样结案,给龚志超一个洗脱嫌疑的机会,那是比较公正比较实事求是的,对于我也是一种解脱,否则,我就真的陷入这个案子中难以脱身了,所以,对您的想法,我表示衷心的感谢。”

????严练听到叶鸣这几句话,心里异常高兴,便拍拍他的肩膀说:“叶局长,感谢的话就别说了,如果你对我的想法真的满意,那就记得到了你订婚的那一天,打电话邀请我来喝杯喜酒就行了,哈哈哈。”

????叶鸣本来是不想请他的,被他这么一说,倒不好意思回绝了,只好点头说:“好的,到时候一定诚心相邀,请严书记务必赏脸。”

????就在这时,县地税局的办公室主任肖志辉正好推开包厢门走进来,这个肖志辉天生是个当办公室主任的料,虽然看见这里有那么多大领导,却并不怯场,自己先与邹文明和叶鸣打了招呼,在叶鸣拉着他的手将他介绍给梁堂华严练陈桂天等人后,他便笑嘻嘻地拿起酒瓶,自己倒酒,又给别人添酒,然后一个个敬酒,瞬间就打了一个通关,也将酒瓶里的酒喝得差不多了。

????然后,他便问各位领导是否还要拿酒,梁堂华见叶鸣好像喝得差不多了,忙对肖志辉说算了算了,今天就到止为止,下次有机会再喝吧。

????叶鸣见肖志辉进来,知道他是邹文明叫过来买单的,便抢先出去,想把单买了,可是他刚刚出门,被过道里的风一吹,顿时酒意上涌,头一晕,差点儿摔倒在地。

????叶鸣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哪次像今天这样醉得厉害,只觉得脑袋针钻一样痛,肚子里翻江倒海,几次想俯头呕吐,却又吐不出来。

????肖志辉见他脚步踉跄地出去,忙跟着出来,一边扶着他,一边问他去哪里。

????叶鸣嚷嚷道:“我要去买单,今天是我私人请客,不能让局里出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