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传说中的麻将贿赂-官路红颜 ag8试玩,ag在线,ag网投出租|HOME

官路红颜

第八十三章 传说中的麻将贿赂

第八十三章 传说中的麻将贿赂2017-11-9 14:23:29Ctrl+D 收藏本站

????陈远乔离开后,佘楚明就带着叶鸣等人到了他家里。

????他家现还市规划局家属院内,就是普普通通三室两厅房子,估计也就12多平方米,而且里面装修也很普通。这一点,倒是令叶鸣有点吃惊,暗暗怀疑李书记对他判断是不是有错?

????那个任总也对佘楚明这个有点简陋家有点惊讶,由衷地说:“佘市长,您也太清廉了点。您这个房子,比一般普通家庭还简单啊!如果不是亲自来过,有谁会想到这是一个堂堂副市长家?”

????佘楚明呵呵一笑,说:“任总,人生天地间,俯仰一世,即使有再多钱财,也不过白天三顿饭夜晚一张床,有一个容身扎身地方就可以了,要那么多房子那么豪华装修干什么?”

????说着,指了指客厅墙壁上挂着一幅书法作品,继续说:“我喜欢刘禹锡《陋室铭》,所以请我省着名书法家刘贞坚老师给我写了这幅书法作品,挂客厅里,以资自勉。你看看:山不高,有仙则名。水不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这些话说得何其经典!我主管了二十多年城建规划工作,我心愿可以用杜甫一句诗来形容: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他刚一『吟』完诗,规划局长就带头鼓起掌来。

????陈梦琪听到她舅舅这番冠冕堂皇自我表白,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心里觉得有一点恶心:她父亲曾偷偷告诉过她,佘楚明市区房子就有十八套,郊区还有一栋以他侄儿名义买别墅。平时,舅妈和表弟都住另一套复式结构豪华公寓里。而规划局家属院内这套房子,只是他平时表示清廉一个道具……

????叶鸣经验不足,对官场上这种掩耳盗铃表面功夫还不十分了解,所以对佘楚明好感又增添了几分。

????几个人坐客厅里喝了一会儿茶。任总几次提头,想要佘楚明给他把字签了,但佘楚明每次都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付诸行动。

????任总不知道佘楚明葫芦里卖什么『药』,开始有点发懵。直到三点时候,佘楚明忽然提出来:大家这样坐着很枯燥,不如来搓几圈麻将吧!

????此时,任总才反应过来:搞来搞去,原来自己不放点血还是不行啊!

????于是,他赶紧笑眯眯地响应道:“佘市长这个主意好,既有娱乐『性』,又能增进友谊和感情。佘市长,我打麻将可是非常厉害,到时候赢了您钱,可不要怪我不手下留情啊!哈哈哈!”

????佘楚明也笑着说:“牌桌上大家都是公平,以娱乐为主,带一点小彩头,谁赢谁输都不要挂怀。任总你放心,只要你有本事,今天把我口袋掏空,我也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叶鸣平时几乎不打麻将,也不关心官场上那些挖空心思捞钱受贿“窍门”,所以根本不知道佘楚明所谓“打麻将”,其实是醉翁之意不酒,就是想让任总牌桌上放点血出来,他才肯给他签那个字。

????所以,当佘楚明提议要他坐一方时,他赶紧推辞说:“佘市长,很不好意思,我这辈子打麻将次数可以用手指头数出来,只是懂得基本规矩,还不能算是入了门。所以,我就不能奉陪各位了。”

????佘楚明今天要任总陪他们打麻将,倒不是他自己想赢钱,而是想让叶鸣从任总口袋里掏点钱出来,送他一个人情——他看来,叶鸣是税务局这样权力部门,应该非常清楚他今天喊任总打麻将用意,也一定会领这个情。

????孰料,叶鸣这些官场潜规则方面却完完全全是个“菜鸟”,所以没有体会到他良苦用心……

????佘楚明以为叶鸣推辞是做做样子给别人看,便笑呵呵地说:“叶局长,我们这里人都不是以赌博为生,不过就是闲来无事搓两把娱乐娱乐,谁也不是高手,所以你不用担心,只要懂得打麻将规矩就行。再说了,打麻将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纯粹就是靠手气和运气。你现正是鸿运当头,说不定等下你会一吃三,一个人赢钱呢!哈哈哈!”

????陈梦琪也很少打麻将,但是她很想让叶鸣坐麻将桌上,她就像个小媳『妇』一样坐他身边,给他倒倒茶水,给他出出主意——这样场景,她想起就觉得很温馨。

????因此,她也撺掇说:“叶大哥,你只管打就是,我给你边上看着。我虽然也不大会打麻将,但两个人看牌,总比一个人强些,好不?”

????叶鸣见房子里再也没有别人,如果自己不打,这一桌麻将就凑不起来,明显是扫大家兴,只好勉勉强强地坐到桌子上,说:“佘市长,那我就陪大家打几圈。对了,你们是打多少钱一炮?”

????佘楚明轻描淡写地说:“大家都是亲朋好友,就权当是娱乐吧,打个小五就行了。”

????叶鸣不懂“小五”是多少,便问道:“小五是不是点一炮五元**十元?”

????对面规划局长笑了起来:“叶局长,现省城人打麻将,起点是五十元百晓生文学网小五,是点一炮五百元**一千元!”

????叶鸣惊得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忙摇手说:“佘市长,这个玩笑开大了。我包里钱,还不够放几炮,您还是另外喊一个朋友来吧!”

????陈梦琪笑着按着他坐下,然后从坤包里拿出两万块钱来,放到他面前桌上,说:“你怕什么?只管打就是。万一输了,我车尾箱里还有十多万元,等下去拿上来就是。”

????叶鸣没办反,只好坐下来,心神不宁地陪着他们打了起来。

????陈梦琪把身子倚靠他身上,很甜蜜地看他抓牌出牌,不时指点他一下。

????奇怪是,管叶鸣手气很臭,但好像运气特别好:只要一听牌,上手任总或是对面那个规划局局长就会第一时间放炮,好像能看清他手里牌似;而他打出去每张牌,别人都不要。而且,只要他一打“清一『色』”或是“将将胡”,他上手任总就会给牌给他吃,帮助他落听……

????打了两个小时后,身为“麻坛菜鸟”叶鸣,居然和佘市长一样,每个人都赢了五六万元。而那个任总,一个人就输了十万。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