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三十四章 自责自怨-官路红颜 ag8试玩,ag在线,ag网投出租|HOME

官路红颜

第二百三十四章 自责自怨

第二百三十四章 自责自怨2017-11-9 14:26:53Ctrl+D 收藏本站

????叶鸣见鹿书记忽然间神色大变,脸上的表情既痛苦又凄怆,在和自己说他要上洗手间时,嗓门嘶哑,而且声音颤抖得很厉害。尤其是当他往洗手间走时,脚步踉跄,身子晃个不停,好像随时都会摔倒在地……

????一看到鹿书记这幅神态,叶鸣心里不由惊疑不定,更加确信他现在是身体不舒服。

????于是,他走到洗手间外面,用担忧的语气对里面喊道:“鹿书记,您没事吧!要不要我叫您秘书或是服务员过来?”

????叶鸣喊完这句话后,侧耳倾听一下,却没有任何回应。

????此时,鹿书记已经彻底陷入了一种巨大的悲痛情绪中,双手撑在盥洗池的边缘,头低垂着,任眼泪哗哗流淌。同时,他的身子也在不住地抖索着,一种愧悔交加的绝望情绪,使他那强大的内心在一瞬间差点被彻底击垮……

????他设想过种种和赵涵见面的情景,也猜测过赵涵现在的生活现状,可他就是没有想到:赵涵居然早在四年前就去世了!而且,赵涵为了他,为了他们的孩子,一辈子就默默无闻地躲在那个偏僻的农村中学,再也没有嫁人,再也没有成家,就这样独自苦苦支撑着,度过了她短暂而又凄凉的一生……

????而她所有的人生悲剧,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她这辈子所受的苦所遭的难,都是因为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爱上了一个注定无法给她幸福的人,爱上了一个虽然位高权重却几十年都对她不管不问的无情无义的人……

????一想到这里,一种深深的负罪感和愧疚感,使他忍不住将头低下去,在盥洗池的白色瓷板上狠狠地撞击了几下,直撞得额头生痛眼冒金星才停下来。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赵涵为什么当初要那么义无返顾地悄然失踪:她肯定是知道自己已经怀孕,可是,她又不想影响他的前程,不想拆散他的家庭----因为在那种时代,一个大学生未婚先孕,男女双方都是会受到很严重的处罚的。尤其是鹿知遥这种有家室的人,不仅会受到严厉的处分,严重一点的话,说不定还会被公安机关以流氓罪判刑。

????而且,赵涵肯定也不想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因为她知道:鹿知遥家里是一个很传统的大家族,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等传统观念看得很重。鹿知遥家里四兄妹,只有他一个男丁。而他和顾华英又生了一个女儿,按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不可能再生。

????为此,当时鹿知遥的老父亲非常忧心,也非常失望,总觉得他那一房人就要在鹿知遥那一辈断绝香火了,为此一直念念在心。

????鹿知遥知道老父亲的心思,可是,他又没有办法再去生一个儿子。因此,在和赵涵相恋后,他曾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她说:以后我们结婚了,希望你能给我生一个儿子,延续我们老鹿家的香火,了却我老父亲的心愿……

????赵涵肯定对这段听入了心。所以,在知道自己怀孕后,便不舍得打掉了,但又无法继续在学校学习,也不敢告诉鹿知遥----因为她知道,鹿知遥一旦知晓她怀了孕,以他的性格,那是会不顾一切地与顾华英离婚,并娶她的。

????所以,为了鹿知遥的前程,为了顺利生下她和鹿知遥的骨血,她只好选择了一种不告而别的极端方式,赌上了自己下辈子的前程和幸福,成全了鹿知遥的光辉前程,也保住了他的骨血。

????而她之所以要选择改名换姓隐居到新冷县来,甚至甘冒被家乡父老乡亲唾骂的风险,就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叶鸣的身世。因为她很清楚:鹿知遥还在仕途上拼杀,绝不能让他的对手知道他曾在学校里犯过作风错误,更不能让人知道他现在有一个私生子。为了做到彻底保密,不给鹿知遥留下任何隐患,她甚至不敢告诉自己儿子他父亲是谁,也不敢让儿子去寻找他的生父……

????她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为了鹿知遥;她所受的苦所遭的罪,也全部是因为鹿知遥;她为了鹿知遥,甘愿抛弃自己的一切毁掉自己的一切;她为鹿知遥考虑得很周密很细致,却唯独没有替她自己想半点……

????这是怎样的一种深情怎样的一种大爱啊!我鹿知遥何德何能,值得一个这么漂亮这么优秀这么善良这么痴情的女子这样无怨无悔地付出她的一生?

????一想到这一点,鹿书记脸上的泪水就更加汹涌,一种愧悔交加的情绪使他恨不得再次将头在墙上面撞烂:这么多年来,自己只要多用点心,多留点意,以自己越来越高的地位越来越重的权力,是应该可以在前几年甚至是十几年前就可以找到赵涵母子的。如果那样的话,赵涵说不定就不会得癌症。即使得了癌症,自己也可以想办法请医学名家想方设法延长她的生命……

????可惜的是:自己虽然一直在思念赵涵,却没有料到她会如此坚贞如此痴情如此执着,还以为她早就嫁人成家了,所以就没有尽全力去寻找,以致到如今连最后一面都不能见到,真是悔恨莫及啊……

????就在这种自责自怨的情绪中,他脑海中混沌一片,根本就没有听到外面叶鸣的那声充满了担忧的喊叫。

????直到叶鸣开始不停地用手敲洗手间的门,他才猛醒过来,赶紧定定神,清了清嗓子,用比较平静的声音对外面说:“孩子,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我洗把脸就出来!”

????在防水洗脸的过程中,他已经想好了:现在自己刚刚到天江任职,还立足未稳,而且省委里面暗潮汹涌矛盾重重,绝不能让叶鸣知道自己是他的生父,以免给对手以把柄和可乘之机。但是,叶鸣不仅是自己的亲骨肉,还是赵涵一辈子的希望和寄托,也是她九泉之下最挂怀最关心的人。因此,自己一定要想方设法好好培养他扶持他,等到他事业有成自己也要功成身退的时候,再和他父子相认。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