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四十三章 寒心-官路红颜 ag8试玩,ag在线,ag网投出租|HOME

官路红颜

第五百四十三章 寒心

第五百四十三章 寒心2017-11-9 14:33:49Ctrl+D 收藏本站

????接到龚志超电话的时候,叶鸣正在办公室与刘鹏程商量,准备提请稽查局,对振兴钢铁公司近三年的账务进行深入稽查,

????通过上一次对钢铁厂开展纳税评估,叶鸣发现:振兴钢铁厂这几年来,在税收方面漏洞很大,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查清楚,他们这次的纳税评估工作,由于时间紧迫,加之没有进行专业稽查,所以,评估出来的近千万元的税款,可能仅仅只是该厂偷税漏税的冰山一角,还有很多深层次的问题,由于隐蔽性很强牵涉面很广,还暂时没有被查出来,

????因此,只有派驻专业的稽查队伍,进驻钢铁厂,多花十几天时间,并对有关收入原材料销售渠道等进行外调,才有可能挖出李博堂他们偷税逃税的证据,

????而且,由于欧阳明的死,叶鸣现在对振兴钢铁厂违规减免骗取国家税款一事,内心痛恨至极,按照他的想法,是恨不得立即就去把这个臭盖子揭开,让司法机关将李博堂李智父子绳之以法,

????可惜,出于投鼠忌器的原因,邹文明坚决反对叶鸣去掀开这个盖子,并说如果这样,会引发整个天江地税系统的一场大灾难,

????叶鸣知道邹局长的担心不无道理,而且最后的结果,也可能确实会这样,

????但是,一分局很多人,包括一向老成持重的刘鹏程,却像叶鸣一样,都被欧阳明的死气红了眼,说一定要把振兴钢铁厂查他个底儿透,最好是把李博堂父子都查进牢房里去,

????于是,叶鸣便找了邹文明好几次,说分局可以不去追究振兴钢铁厂伪造减免税资料骗税之事,但是,一定要对他们公司三年来的账务搞一次全面的税务稽查,要挖出他们其他的偷逃税行为,即使不能把李博堂父子送进牢房,但至少也要让他们破一笔大财,在经济上吃一个大亏,

????邹文明虽然还是有点不放心,但经不住叶鸣的软磨硬泡,到最后只好点头同意,并要他拟出一个详细的稽查方案出来给他看看,

????此刻,叶鸣就在与刘鹏程商量如何拟这个稽查方案,刚刚有了点头绪,便接到了龚志超的电话,请他立即赶到蓝月亮歌厅去,说有极其要紧的事情要与他商量,

????于是,叶鸣便立即驾车赶到了蓝月亮,

????这几天,由于龚志超担心他自己的电话被专案组监听,所以那次叶鸣走时,就叮嘱他以后别再打电话给他,

????叶鸣那天晚上打了一个电话给徐立忠之后,就一直在等他的回信,但是,徐立忠却再也没有任何音信,而叶鸣也不好意思再打电话去催问他,所以,这事就一直悬在那里,叶鸣也不知道龚志超这个案子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也不敢轻易去找他们探问,

????现在,当他走进那个包厢后,感到包厢里的气氛很沉闷很压抑,心里不由一沉:难道徐立忠没有去找省公安厅的人打招呼帮忙,看包厢里几个人的脸色,好像事态比以前更加严重了,

????而且,原来每次见到自己都非常热情的陶永,这次在自己进去后,却一直板着脸孔,连正眼都不瞧自己一下,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他这个人一样,他边上的毕华锋,更是铁青着脸,好像叶鸣欠他几百万元钱似的,吊着一张瘦长的干瘪脸,一幅讨债鬼的模样,

????只有龚志超,在看到他进来后,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站起来请他在身边坐下,并亲自用一个紫砂茶杯给他泡了一杯茶,

????叶鸣对陶永和毕华锋本来就没什么好感,尤其是对毕华锋,内心里还有种说不出的厌恶感觉,所以,他并不在乎他们的态度,在接过龚志超的那杯茶后,问道:“超哥,你说找我有很重要的事,到底是什么事,是不是还是上次你跟我说的事情。”

????龚志超点点头,说:“兄弟,我不是想催你,只是想问一下:你这几天找过省里的李书记没有,如果找过,他是怎么说的。”

????叶鸣摇了摇头,说:“超哥,实不相瞒:关于你这件事,我觉得不宜去找李书记,而且,我即使去找了他,他也可能不会帮忙,这一点,我心里非常有数,所以,我没有去找他说你的事,而是找了另外一位朋友,委托他给我打听一下你的事情,但是,到现在,他还是没有给我任何回信,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陶永在叶鸣进来时,本来还抱有一点点希望,指望叶鸣去找了李润基书记,,如果这样的话,只要李书记愿意帮忙,至少,他可以把龚志超的案子压下来,并把影响范围控制到最小,不至于连累到他与毕华锋等人,

????但现在,他一听叶鸣说他根本没有去找李润基书记,而是找了另外一个朋友,不由得大失所望,眼睛瞪着叶鸣,用讥讽的语气说:“叶局长,你在省里到底有多少后台和关系,我听小龚说:李润基书记是你的干爸爸,你放着这么一个权势熏天的干爹不去找,却号称去找了另外一个朋友,这不是糊弄小龚吗,我想请问一下:你所找的那个朋友,姓甚名谁,是在那个部门当领导,难道他的权力比李润基书记还大。”

????叶鸣一听他这种翻脸不认人的语气,不由气往上撞,很想当场就把他的话顶回去,可是转念一想,陶永毕华锋这样的官僚,都是一些小人,自己犯不着与他们计较,于是便笑了笑,说:“陶县长,很对不起,我找的那位朋友,他的姓名和身份,我不能跟你们透露,至于他办不办得成事,帮不帮得到忙,我也确实不敢跟各位打包票,但是,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您:对于超哥委托的事情,我是尽心尽力去办了的,如果没有起到效果,那是我能力不行,但您与毕主任不能怀疑我没有去做这事,我想,超哥应该是相信我的。”

????龚志超听他这样说,赶紧拍拍他的肩膀,很真诚地说:“兄弟,我相信你,你也没必要解释了,我早就想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脱,说句不吉利的话:现在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是该考虑去准备安排一下我的后事了,你请回吧,没必要掺和进我们这烂事里面来。”

????恰在这时,陶永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看上面的号码,却是市公安局局长梁堂华打过来的,不由心里一寒,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惨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